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市场快讯  > 正文

楼市深度调控下:50宗“高价地”仅一成入市

来源:

人民网

作者:

-- 2017-11-29

摘要 2016年被房地产行业业内人士称为“高价地年”。这一年,全国诞生了350宗高价地,并且绝大部分都分布在一、二线热点城市,又以一、二线城市最为集中,其中杭州、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市的“高价地”成交总价均超过了800亿元,合肥的高价地幅数更是达到了32幅。

2016年被房地产行业业内人士称为“高价地年”。这一年,全国诞生了350宗高价地,并且绝大部分都分布在一、二线热点城市,又以一、二线城市最为集中,其中杭州、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市的“高价地”成交总价均超过了800亿元,合肥的高价地幅数更是达到了32幅。
2017年末,距离这些“高价地”诞生已经一年已久,这一年中,一、二线热点城市正在经历中严厉的宏观调控,在此背景下,这些“高价地”现状如何呢?
50宗“高价地”仅有一成入市
某地产研究中心在对上述的350宗高价地进行综合考察后,以城市房地产交易规模、高价地幅数、地块交易时间等因素,选取了50个典型高价地作为样本进行分析。从这50个高价地建设现状可以看到,其中只有7个项目进入了开盘阶段,而在未开盘的43个项目中,一年过去之后,仍有多达14个项目处于未开工的状态。
某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杨科伟称,一般项目,拿到地的当月一般就开始动工了,效率慢的可能两三个月。业内以高周转闻名的碧桂园更有“拿地即开工,拿地到开盘5-7个月”的速度标准。
鉴于此,上述14宗未开工的地王已经在主动延迟入市时间,而且这些高价地主要集中在广州、深圳、苏州、厦门等核心一、二线城市,其中不乏2016年上半年成交的地块,如苏地2016-WG-26号、厦门2016第021号同安区2016TP02等,闲置时间已达一年以上。
在对热点城市南京的走访中,去年有“高价地窝”之称的南京河西区域的“高价地”项目并未入市,最贵“高价地”楼面价已经超过每平方米3.7万,也超过该区域的政府“限价”,部分开发商更是表示“希望跨过这个周期,等待限价的放开”。
不仅如此,在36个开工“高价地”中,仍有八成尚未开盘,从已开盘的7个高价地项目来看,也面临着盈利的难题。
入市即“亏本”?高价地的拖延术
杨科伟分析称,已开盘的高价地项目多是依据区域或板块政府限价来销售,但盈利空间着实有限。若将成交楼面价的2倍作为项目入市价格基准,仅有4个项目(北京绿地海珀云翡、合肥文一塘溪津门、济南绿地新里城和无锡蠡湖金茂府)的开盘售价超越了这一基准,实现了“保本”销售。而南京海玥名都为了符合限价标准入市将开盘价定为每平方米44600元,与此前拿地楼面价每平方米42561元相差无几。
对于“高价地”不愿开工的原因,杨科伟分析称,大多数地块是因为开发商观望所致。事实上,这些高价地项目一般都处于房价较高的核心一、二线城市,这些城市也是2017年政府“控房价”的重点,板块“限价”甚至直逼高价地项目拿地楼面价,当前入市必然亏本。
典型代表如苏地2016-WG-46号姑苏区干将东路北、仓街东地块,仁恒于20169月以楼面价每平方米38960元拿下,目前区域最高限价标准为每平方米40000元,按此价格不亏本几无可能。
在采访中,不愿具名的某开发商高层向记者表示:“对于楼面价较高的高价地项目,解套的思路,一方面,做区域内最高端的产品,比如聘请最好的设计团队,高标准的精装修,另一方面,在入市节奏上,在调控严厉时,缓慢或者少批量的投向市场,等待限价放开,跨越市场周期,再加快入市,实现整体盈利。”
在去年市场的疯狂时期,开发商枉顾“面粉贵于面包”的现实情况,不断追高,在高价地成交楼面价与周边竞品项目成交均价无异的背景下,高端产品入市也很难有较高的溢价空间。
以合肥葛洲坝中国府项目为例,拿地楼面价为每平方米22103元,目前周边项目在售均价也仅为每平方米22000元,其只能押注于未来房价的上涨。
加快“高价地”入市缓解供需矛盾
由于“高价地”体量较大,具有一定的区域影响力,其延迟入市不仅在客观上造成了区域内供应短缺,也同时对其他项目的入市形成负面效应。
目前,由国土部牵头的住宅用地出让合同执行情况检查大限将至,“高价地”们也将无处遁形。
此前,为加大推地力度,防止坐地生财,囤地倒地,拖欠地款,国土部开展住宅用地出让合同执行情况检查,按照工作部署,各省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将于今年11月30日前完成检查、提交报告。
就目前的市场情况而言,“限价”、“市场变冷”不应该成为“高价地”拖延入市的理由。拿高价地本身就具有极大的风险,杨科伟认为:“去年竞价拿地时,不少项目投资者都预期未来两三年房价持续上涨,在这样预判价格下成交的地块,现在自然会有巨大的风险。”
11月21日,住建部的会议也强调,坚持调控目标不动摇、力度不放松,不能有任何“喘口气、歇歇脚”的念头,保持调控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,把稳定房地产市场、化解泡沫风险作为重中之重,引导好市场预期,防止出现大起大落。
所以,加快“高价地”入市,地方政府不能放任开发商延迟入市,形成囤地的情况,更要使开发商放弃“跨越周期”、“房价下一轮暴涨”的幻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