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国土要闻  > 正文

宜居大陆城市 苏州再次位列第一

来源:

搜狐焦点

作者:

-- 2018-09-03

摘要 8月14日,最新发布的全球百大宜居城市中,苏州位列中国大陆第一,全球七十二名。

最近,一位地产大咖写了篇关于苏州的10W+爆文,文章分析了在苏州“没有市中心”的发展模式下,各区房地产市场的发展现状。写的是地产,网友留言却纷纷围绕着在苏州定居的愿望展开。

 

 

 

△姑苏区干将路西望工业园区

一句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,令多少人从未来过苏州,也向往着在这座城市生活。“人人尽说江南好,游人只合江南老”,作为江南水乡的代表,苏州从古至今就是中国人理想的安居之地。

今年,上榜全球宜居城市榜单中的大陆城市,苏州再次位列第一。

经济学人智库每年发布的《全球宜居城市指数报告》,是全球城市宜居指数方面最具影响力的榜单。8月14日,最新发布的全球百大宜居城市中,苏州位列中国大陆第一,全球七十二名。

 

 

△苏州位列全球宜居城市第74名

其实单就宜居获得的城市荣誉来说,苏州一直拿奖拿到手软。

既有国家级的全国文明城市、国家生态园林城市等奖项,也不乏国际花园城市、李光耀城市奖、迪拜改善人居最佳范例奖等重量级国际奖项。

 

 

△苏州历年所获城市荣誉(部分)

如果说苏州的历史上的宜居之名,可以归功于江南宜人的气候、丰饶的物产、富庶的经济和源远流长的人文。

那么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,苏州已经成为了中国GDP第一的地级市,还能摘得大陆最宜居城市的名号,必然有着更值得深究的原因。

也许从八九十年代苏州住房领域的变革轨迹中,我们可以窥见一二。

1

住房制度改革的“优等生”

既然说到宜居,必然要围绕着居住的载体——住宅讲起。

苏州的宜居,离不开多年来在改善住房体验领域的努力。苏州在“住”这一领域的变革,可以追溯到80年代。

改革开放后的苏州,民营资本蓬勃发展,遍地工厂。伴随着职工数量的增加,解决住房问题带给政府和企业的压力日渐增加。

简单的说,是福利分房的老路子,已经满足不了人民日益增长的居住需求。

那时,苏州人的生活可以说是“简易”的,大家共用走廊、卫生间、厨房,楼房多半是三层楼的民居,人们过惯了一条走廊拉通,喊东家西家应的生活。

 

 

△90年代的筒子楼

集中分配制度下低效率的住宅建设,使得住房的供应量远远小于需求。职工们只能按照职位、工龄等来房子。很多人迟迟等不来分房,只能选择租房结婚。或者有了孩子后发现分配的房子面积太小,却只能就此将就。

于是,加强住房建设、解决住房紧张问题成为了新的需求。住房供应体系亟待改革。

1988年,苏州建立了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。

1992年,苏州进入住房制度改革启动阶段。

1998年,全国掀起住房制度改革大潮,苏州迎来全面推行住房市场化的改革,商品房进入千家万户。

 

 

△苏州深化住房制度改革文件

每个时代都有它的阵痛,福利分房时代的的人们面对着“有钱买不到房子”的窘境,而现在刚毕业的年轻人却在抱怨着买不起房子。

正如初次面对商品房这一新鲜事物出现时人们的不安,如今越来越多的长租公寓出现在苏州,迎接着人们好奇的目光。以“租购并举”为内容的新的改革大潮正在席卷而来。

在推进关系百姓幸福感的住房制度改革上,苏州历史上曾经是“优等模范生”:1997年,被评为全国房改先进城市。

在“租购并举”的新一轮改革上,苏州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?身在这座城市的个体将经历怎样的故事?

这一次,我们每个人都将是见证者。

2

从福利分房到商品房

今天,看到汽车南站边楼栋高耸的南环新村,很少有人知道重建前的它是苏州历史第一批住宅小区,也是苏州第一个商品化的小区。

南环新村始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。拥有100多栋居民楼,是苏州建设最早的住宅小区之一,也是当时苏州城区规模最大的新村之一。

 

 

△南环新村改造前后

随着住房制度改革起步,经过市政府批准,随后南环新村率先成为苏州第一个可以向个人出售的房源,苏州商品房市场在这里迈出了第一步。

80至90年代,干将路、胥江路、人民路等主干道先后扩宽,古城区动迁了一大批的居民,这些居民后来都成为了第一批住宅小区的居民。这一时期,散乱的自建房在苏州逐渐消失,规划整齐的彩香新村、三元新村、新康花园、新升新苑等新小区如雨后春笋般陆续建成。这些小区多数集中在城市西侧,正是苏州城区逐步向西扩张的剪影。

 

 

△新康花园奠基仪式

在政府的主导下,这些小区采取了住宅区和生活配套“六统一”的开发模式,从规划之初就将学校、邮局、菜市场、诊所等一系列的生活设施并入居住区的建设中。小区居民在入住同时,就能享受到便利的生活。这种开发模式迅速补齐了居住区的配套短板,提升了当时人们的居住水平,即便放到现在也十分值得推崇。

进入20世纪,园区迎来了第一批商品住宅万科玲珑湾、都市花园等,其中都市花园的5期成为苏州一个成片的高层住宅。

从早期住宅小区建设的步伐,我们可以窥探到苏州先“西进”再“东扩张”的生长的脉络。

这些早期住宅小区的第一批住户们,或来自坊巷的民居里,或来自单位分配的筒子楼里。他们抛弃了每日要洗涮的马桶,离开了老公房狭窄逼仄的公共厕所和公用厨房,搬进了拥有独卫、厨房的多层小楼,享受上了苏州住房大建设大发展的第一批红利。

尽管福利分房的时代远去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过去20年里,住房制度的改变,商品房时代的到来,让更多苏州人凭借自己的努力能实现住的更好的愿望,迎来了一个居住体验更美好的时代。

3

古城区的保护与创新

有人开玩笑说,拆迁是国家给每个人一生一次的红利。

但是对于苏州古城区的老住户来说,这种红利可能一辈子都等不到。

今天我们能看到的古城区的美,来自于古城区限高政策带来的对古城风貌的保护。这也意味着,古城区对土地开发条件的限制。

还好苏州既保留了古城区的美好,也没有将老街坊遗忘在城市化发展红利惠及范围之外。

1992年,古城街坊解危安居工程启动。为了有计划的对古城进行改造更新,工程首先对古城区进行了科学的划分。将其划分为54个大小不等的街坊。

街坊的划分也遵循了历史。范成大曾在《吴郡志 坊市》中列出苏州60坊的大部分坊名,近代也有“三宫九观二十四坊”的说法,不少坊名在这次划分中传承下来。我们得以在4号线上,听到“三元坊”这一古色古香的站名。

 

 

△苏州古城54街坊划分图

最早一批改造的项目桐芳巷住宅小区位于12号街坊内的,紧邻观前街,周边名园环伺。桐芳巷改造是开全国旧城改造先例的项目之一。

 

 

△桐芳巷规划模型

改造工程兼顾了旅游、购物和居住功能,改造后的桐芳巷,保留了巷门、矮墙、石牌坊, 划分出城市和小区的空间,形成了“大街繁华,小巷幽静”的格局。桐芳巷改造工程,获得了1996年的联合国人居范例奖。

 

 

△改造后的桐芳巷

有人说古城区的保护,让曾今的市中心,渐渐失去了地位。但是这座城市给了人们一个选择,既能避开了城市化发展的洪流带来的嘈杂,却依然能享受着城市化带来的红利,也许这就是苏州让身在其中的人们热爱它的原因。

开头我们提到最近苏州获得大陆最宜居城市的称号。发布者《经济学人》对宜居城市的评判标准,主要看这个城市的社会稳定性、医疗保健、文化、教育和基础设施这五项。的确,苏州在这些方面都有足够的资本,关于苏州,可以讲述的东西太多太多。

但我认为,更重要的是,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,通过住房制度的改革,苏州让更多人获得了居住体验的提升,数百万人实现了安居乐业的梦想。这才是是对这个城市最好的赞誉。